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园林树木教学博客——园林之林

http://zhangzeshun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毕业于河北农业大学,副教授,主讲园林树木课程15年以上,喜欢文学、历史,酷爱书法。(山水自然美景,一草一木总关情!书里书外故事,朝朝夕夕度平生!)

网易考拉推荐

话说水青冈  

2010-09-04 11:10:33|  分类: 树木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开学了,第一节课要讲壳斗科,壳斗科有一个很有名的树种叫水青冈,东湖社区有个帖子,谈的就是水青冈,很有意思的,您不妨看看!(有些用字不准须分辨哟!)


    认识水青冈得先源于山毛榉,认识山毛榉得源自于青冈栎,三者从学术同属于壳斗科。青冈栎用神农架的土话来说就是栗木,叫白泛粟,也叫橡子树,所结橡子(锥粟子),为狗熊越过神农架寒冷冬天的主食,在秋天枫叶初红之际,沿公路的主干道行走常听到山腰中树枝摇摆哗哗做响,不久,啪地一声脆响树枝断裂隐含重物坠地之声,最初以为是山民在砍木,后深入农家问询才知是狗熊在扳膘,山民说这是狗熊吃多锥粟子,消化不了例行的体育活动,这时的熊很快活,做这种运动时常伴有咆哮之声,几个山梁都可以听见,我半信半疑,我知道神农架的狗熊也是杂食动物,属常驻“人口”会冬眠,在电视上看到美国的阿拉期加的大棕熊吃雅马哈鱼储存脂肪,挑肥捡瘦得,尽吃鱼脑和鱼粒,唉神农架的黑熊日子过得真是清贫,吃素食还得如此艰辛地折腾,我渎咒美国佬的棕熊得富贵病暴毖。
    神农架林区分布最多最广的树种也就是白泛粟,各乡镇都有,此树用来做香菌和木耳是最好木棒,山民们砍柴火也是爱砍它。七、八十年代汽车最好的车厢墙板就是非此木莫属,不仅硬性好,而且韧性极佳。目前保存最为完好、最大的一片原始群落应是大九湖乡坪堑至东溪峡谷两旁的山脉中,神农架人称之为马林桄德是不是此木,我从未没有追究过。
    偶然机会95年随朋友到长沙去过一次,当然不是为饮水橘子洲头,是有事去一木材加工厂,看到大量的青冈粟堆积在厂区,急问WHY?朋友答复是才引进德国的流水线烘干设备,此树种经烘干加工成板材直接出口海外,价格不菲,我的脑子嗡地一下,天昏地旋得(古清生先生曾白眼我有杞人忧天的心里),我首先想到的是林业工人们发明的冬季伐木技术,先伐倒木,后期整枝,这叫树木的回水、包桨,能短期确保木材不开裂,冬季采伐的林木质最好,看过梁晓生的知青小说《今夜有暴风雪》改编的电影,反映大兴安岭伐木的现场,有一句精典的台词:“松山倒罗”,白茫茫的雪地里倒下一片片的红松,记忆犹新。如果是这两种结合技术的运用,那神农架的原只用来取火烧薪的乔木(硬杂木)便会有灭顶之灾?德国人自家的森林从不采伐,植树造林的记录可以追朔到三百年前,发明什么木材烘干机器?
    在随后的二年里,果果不然,木地板厂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,不过这时青冈粟已经沦落为下等货色,无人问津,我们神农架人就是淳朴耿直,向外来的客商们隆重地推出最好的木材-----榉木:山毛榉和水青冈,榉木大多生长在山脊阴坡,并且成荫成团大片生长,特别是水青冈只要是成群那就是山阴处皆是此树,榉木高大挺拔、皮薄、木质坚实耐磨,剖开树身纹理线条不是明快简捷、整齐化一,惹祸的是它内部长有象芝麻颗粒,完全的不规则微小空心,我见过加工好的成品,散发出玉质般滑润光泽,那镶嵌的芝麻状颗粒尤如黑夜里满天的繁星向人间慢慢挲落,给人以无穷无尽地寐思。
    2000年天保工程落实到林区,昔日喧哗、繁忙的运输木材的汽车仿佛一夜消失殆尽,山林也恢复平静,树涛翻滚,一派盎然的生机,4年前中科院赵长明博士带二个澳洲的洋人学生来架做水青冈样地,我带队时拍着胸脯向毛主席保证说:我知道哪个地方有大片的水青冈,结果很失败,有是有,要么就是太陡峭,人攀不上去,要么就是太稀疏达不到做样地的标准,跑啦两天我心急如焚,没有办法,接近黄昏时向农民兄弟求救,连比带画告知长白皮的树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找到线索,就在到大九湖的挡湖大坝周围的山上就有,跑去一看,整山全是,张口狂笑,赵看后很满意,决定第二天动手。
    人们常说知识多的人动手的活就少,这话一点也不假,赵全权分工,各就各位,做生物样地很我来说枯燥,就是打下手拉皮尺、记数据,那两个年轻的洋人比我也好不到哪儿去,打小木桩做标记,记录直径,偶尔赵问一下他们拉丁文,我听不懂也不想学,我知道高山杜鹃的拉丁文用汉语说:绿豆淡季,好记,人说草木无情,真没有说错,在二十乘三十平M样地里各种植物对我狰狞的笑,午休时,我问赵:“这样地里有多少种植物?”赵看啦记录本一下,轻描淡写地说:“彻底清楚到属有四百多种”,吓人吧我拿过赵的记录本上面写得密密麻麻的,从科到属,属都有好多种,头都是大的,至今回想起来,我特别的失败,我丧失啦学植物最好机会,要是古先生在样地里那可是大发啦,从一开始怀疑古的文章写得不怎么样,就在神坛里《一夜大风》惊讶得我目瞪口呆。那此细腻和怀柔,对自然界赤裸裸的亲近,那信手拈来的学识。。。。。。,去看一看沈从文大师的散文,再瞄他的散文,惊叹!绝对大师级,一点都不用怀疑,原来功夫全在文章之外,还好那次我记认一种植物,发现样地外一个巨大的五味子形的红色妖艳的果实,问赵,赵坐在原地说那叫天南星科,是天南星属?是多裂南属?还是鄂西南属?,得过去看一下,我头昏随即跑开,当时我关心的是那果能不能吃,样地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半搞定,赵博士依依不舍地离开样地。
    现在每每看到巨大的水青冈群落,便怀念起远在北京的赵长明,水青冈青色的树皮上沁出的乳白薄雾,是对我倾诉:“天生我材必有用。”十年后赵肯定会回顾他亲手做的样地,“朝如青丝暮成雪”,但愿思念不会等得太久。

水青冈 http://bbs.cnhubei.com/viewthread.php?tid=207859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